七旬老人收藏啤标传播啤标文化

爱好啤酒的人有时候也喜欢收集瓶标。在浙南山区的小县城云和,居住着一位普通的老人。他的名字在维也纳、波恩、布拉格、华沙以及整个欧洲啤标收藏界有相当的知名度,欧洲许多的“啤友”至今都与…

爱好啤酒的人有时候也喜欢收集瓶标。在浙南山区的小县城云和,居住着一位普通的老人。他的名字在维也纳、波恩、布拉格、华沙以及整个欧洲啤标收藏界有相当的知名度,欧洲许多的“啤友”至今都与他保持着书信往来。他就是被人称为啤标收藏家的邵鸿江先生。

结缘收藏啤标

来到邵鸿江的“家”,才发现那是一处很简陋的屋子:一张床和一张桌子,房间大部分被各色纸箱占据,甚至连床底都塞满了。

今年67岁的邵鸿江,祖籍在浙江绍兴。1956年,年仅17岁的他跟师傅来到龙泉市印刷厂,从此与印刷业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1985年初夏的一天,一张精美的啤标带他走上了啤标收藏之路。那一天,邵鸿江在印刷厂看到龙泉酒厂送来印刷的“龙”牌啤酒商标,眼看见“龙”牌啤标时,邵鸿江的目光被商标上的那个苍劲有力的“龙”字吸引住了:如龙行云,太漂亮了!经打听,邵鸿江才知道那是省内著名书法家的手迹。

“这张商标上的文字所蕴涵的文化意味和精神力度让我感到震惊,原来小小的啤标可以有这样的内涵!当时我就有一个强烈的冲动,要收集啤酒商标!”邵鸿江说。

痴迷收藏啤标

邵鸿江开始收集时,非常困难。当时国内收藏的人很少,又没有专门的协会、交易市场。他经常一有空就往各地啤酒厂去上门讨要,结果常常碰壁,甚至被怀疑是来偷艺的。

为了能够多收集啤标,每次出差,他都要拎回几个空啤酒瓶子。有一次出差回家途中,车上的人看见他手里拎着几只酒瓶,而且小心地照看着,都以为他是个收破烂的人。好在家里人对他的“怪癖”还是蛮支持的,看到有新的啤标,家里人也会经常替他留意收集。他的女婿是一位跑长途的司机,经常外出看到有新的啤标,就会买下啤酒,带回来“孝敬”岳父。

到1992年前后,他收藏的啤标已经有1万多枚了,认识的朋友也渐渐多了起来,由于共同的爱好,大家相互之间通过信函交换各自收藏的啤标。邵鸿江也渐渐地从上门讨要,“买椟弃珠”的尴尬中解脱出来,只要坐在家中,通过信函购买和给国内外啤友写信,进行交换、收藏。

1994年退休后,邵鸿江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啤标收藏中去。如今邵鸿江收藏的啤标达7万多枚,其中有4万枚来自世界68个国家和地区。

情结跨国友谊

对于一个收藏家来说,“交流”是收藏的生命线。与志趣相投的收藏者既交朋友又可收藏啤标,成了邵鸿江丰富藏品和认识收藏界朋友的一条主要途径,尤其是未曾谋面的国外啤友的跨国友谊,在他的收藏人生中显得更为珍贵。

“这是我收藏的最古老的啤标,已经有100多年历史了,也是我收藏的只外国啤标。”邵鸿江从册子中翻出几张全是外文的啤酒商标。

“这是爱沙尼亚的一位啤友寄给我的,jartut啤酒厂、karn啤酒厂和部分非常古老的palla的啤酒(1900-1914)。”邵鸿江说,当他收到这几张啤标时,高兴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。得到这几张啤标时,他随即给这位外国朋友寄去一套国内啤标,就这样一来一往,两人之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
传播啤标文化

方寸之间蕴含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和艺术。在小小的一枚啤标里,可以体现企业文化和产品的理念。啤标和其他藏品一样,能形象地反映一个国家的历史,反映出不同时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。如亚运会召开,建国35年、40年、50周年国庆,英国女王访华,97年香港回归等等,这些在啤标收藏中均可反映。

一张张啤标,反映了世界各国的历史、地理、风俗世情、文化艺术,逆水行舟 国产葡萄酒面临历史关口。不仅给人知识,还能给人带来美的享受。邵鸿江一边收藏一边研究手头的啤标,他撰写的《啤酒商标――酒文化的艺术》一文还被收入浙江省轻工业志。同时,他还利用从啤标中所学到的知识,为厂家设计商标。如今,老邵的愿望就是想办一个啤标博物馆。

作者: 5vedi3mT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